欢迎光临广西艺术学院艺术研究院!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时讯>艺研新闻>详细内容

艺研新闻

赵玉卿教授《古谱解译理念与“实证法”运用——以白石谱为例》讲座综述

发布时间:2019-12-17 16:06 浏览次数: 视力保护色: 【字体: 来源: 作者: 图片:

    2019年1213日上午10点,温州大学音乐学院原院长、上海音乐学院乐律学博士赵玉卿教授在广西艺术学院音乐博物馆一楼举办了题为《古谱解译理念与“实证法”运用——以白石谱为例》讲座。赵玉卿教授全面阐释了中国古代乐谱概览,古代乐谱译谱的理念,音乐实证法的运用。

    首先赵玉卿教授以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5年6月出版陈应时先生著《敦煌乐谱解译辩证》对“辩证”二字的解释作为前言。辩证,就是“要在前人敦煌乐谱研究的‘辨析’中去发现问题,而后再采用‘实证’的方法去解决问题。”中国古谱重要的传承方式是“口传心授”,中国古谱记录了音乐的骨干音,曲谱之外还有大量的“润腔”等需要老师“口传心授”。理论上讲,这种“口传心授”的传承方式,离曲谱记录时间越来越近,就越准确,相反,偏差越大。我们对古谱的解译研究,是对古代音乐研究的重中之重,是期待“还原”古代音乐的主要途径。现在离古谱的记写时间已经很久远了,完全还原古谱几乎是不可能的,能把留在纸上的“古谱”的“骨干”音解译出来已经很不容易。我们努力探究古人记谱时的想法、做法,并尽量的接近古人曲谱的原貌。要懂音乐,要搞懂古人的表述手法,要多考虑音乐本体方面,如音乐的进行、乐音的连接等等,尽量避免主观判断。

8c506e88dad44c33b32c8e8b05d8fd6d.png

一、中国古代乐谱概览

    乐谱是以纸质或非纸质的形式,将音乐符号或图表等形态记录在一的载体上。……能帮助人们恢复记忆、提示音乐,亦即具有备忘录的功能。这种功能,在以口传心授为主要传承方式的中国传统音乐中,尤其显得重要。记谱法是以各种符号记录音乐的方法,古今中外出现了多种记谱法,记谱法的物化形式即是乐谱。中国古代记谱法丰富,出现了投壶鼓谱、文字谱、减字谱、宫商字谱、律吕字谱、方格谱、工尺谱、俗字谱等等多种记谱法。

二、白石谱的重要译谱成果

    据赵玉卿教授所见,关于白石道人十七首俗字谱歌曲全部译谱的有戴长庚(清代)、夏承焘、饶宗颐、杨荫浏与阴法鲁、丘琼荪、赵如兰、顾一樵、林明辉、郑孟津、刘崇德十种译本。对《白石道人歌曲》十七首歌曲部分解译的还有毕铿、梁铭越、夏野、陈应时、郑祖襄、梁燕麦、丁纪园等人,近年来又有伍三土等年轻学者的研究成果。尽管对姜白石俗字谱歌曲的研究出现了以上成果,但各家却有不同观点,特别是对俗字谱谱字符号的解译,诸家尚有不同观点。以上各版本对姜白石歌曲的研究皆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尽管对白石道人歌曲的研究出现了这么多成果,但学者们尚没有得到统一的认识,主要表现在宫调、节拍节奏、谱字符号等各方面。对于姜白石俗字谱歌曲的研究,尽管不能完全达到姜白石俗字谱歌曲的原貌,但也应该以努力尊重原著、力求还原姜谱的本来面貌为目的,这是解译姜白石俗字谱歌曲所应该遵循的,也是必须要遵循的。

d8fa9daee07942a8bc4299bec2860c80.png

三、古代乐谱译谱的理念

    古谱的特点是语义不明,不像五线谱那样明确标注音高、节奏,需要研究者“打谱”,这里赵玉卿教授向我们讲解了以往白石谱中各种流传的的谱例版本。因为“打谱”工作是个复杂的学术推理过程,并与他的学识、技能、音乐观等方面相关。赵玉卿教授提出了目前古谱解译的两种大体理念:一是恢复(还原);二是创新(古谱本体、表演形式),但从学术上来讲,古谱的解译应以尽量恢复(还原)为最高追求(当然完全还原是不可能的)。“创新”只适用于某些非学术性的音乐会表演,但同时这种“创新”也并非是天马行空的,应以古谱的“本真”为追求。在“恢复”这个理念的指引下,古谱解译关注宫调、调高、音阶、音高、节奏及其他标记符号。如果是弦乐器,首先要求定弦法要准。而所有这些,要以版本的正确选择与校勘为前提。选择好的版本,可以为古谱解译提供好的底本,可以少走弯路,为古谱译解的正确性奠定基础。

    具体要通过什么方法来达到选择好的版本和校勘呢?赵玉卿教授提出一个重要的方法:“实证法”。分为两方面:一是古谱本体中的“实证法”:此方法在文献不足的情况下,尤其实用。利用实证的方法,可以从音乐本体——旋律内部找到某些规律,通过乐段与乐段之间、音与音之间的关系来探究音乐进行的特性,以期探求音高、节奏、宫调等方面的真实内涵。赵玉卿教授在对姜白石俗字谱的研究中重视实证方法的运用,如对俗字谱各谱字、符号的研究,都进行详细的统计、对比,将其具体放入乐谱之中进行考证,用曲谱本身为重要依据,探求其音乐进行的内在规律及合理性。二是研究方法中的“实证法”:以古代曲谱那个时代的文献史料为主要依据,以实证的方法研究乐谱之中音与音之间的进行规律。能解决的问题,要做到注意实据,不能解决的问题,不做臆断,摒弃浪漫主义的遐想,老老实实进行考证,力求接近古谱本貌。

050c90f2c70a4e3cbce49782578ded8a.png

四、音乐实证法运用

    古谱研究,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确定版本,这是古谱研究的前提和基础。选定底本,参考谱本,再经过严谨的校勘研究,这是古谱译解中应遵循的方法。赵玉卿教授以俗字谱《白石道人歌曲》一书为例,讲解了各个版本源流,并向我们分享了他所实证研究以后,各个版本的不同:从曲谱方面来看,“六卷别集一卷”的钱希武刻本是最可靠的版本(失传);而元代陶宗仪抄本是钱希武刻本流传过程中最好的版本;随后张奕枢版本是曲谱方面错误最少的,是译谱研究所依据的最好版本。

    校勘,版本确定以后进行校勘。校勘是古谱译解前最关键的环节,需慎之又慎,否则会以古谱原貌产生沟壑,甚至南辕北辙。对古谱全部谱字符号进行学理上的考察与校勘,是正确解译古谱最有效也是首先必须要做的工作。最主要的校勘方法有四:一是上下阕互校,赵玉卿教授提到,一般上下阕对应的字曲谱也应一致;二是从宫调下手,考察各谱字是否为该宫调的调内音,然后进行选择或排除;三是运用实证法,从音乐本身下手,通过音与音之间旋律的音高关系进行考察,以旋律进行的合理性为依据,进行校勘;四是综合运用实证法与上下阕互证相结合的方法。不同的校勘会使音高和节拍发生变化,也会产生与其他版本不同的译谱,将直接关系到译谱的可听性,关系到译谱的原貌是否准确。

220be44089e34e0ea8dbb5bcf4366e75.png

    在此基础上,赵玉卿教授白石谱中的实例一一向我们讲解四种校勘方法。其中最密集的问题一是宫调问题,主要表现在“五”与“高五”、“ㄥ”的问题;二是旋律进行问题,如《疏影》中“归来”与“幽香”中两个旁谱与前后音的旋律连接分别是“下徵-变徵-角-商”和“下徵-徵-下角-商”。

    综上所述,古代“乐”比“词”早,古谱校译应以音乐为主,多考虑“实证法”在解释中的重要性。诗词是“由音乐的引发”而来,所谓“依声填词”。因此,对古谱的校勘、以及对谱字、符号、宫调等诸方面的考察研究皆应考虑音乐为先,这些皆为译谱的基础。从对姜谱校勘后的统计结果,能够一目了然地发现姜白石音乐创作时各谱字符号的使用情况,特别是能够很清楚地知道姜白石俗字谱歌曲的创作音域。证明了姜白石的创作是在“十二律四清声”的框架之内,其音域不超过这个范围。在校勘和解译时,要把握住古谱的这些信息,不能主观。

35d8e7a90b7047db9682130110b8f167.png


文字:谭巍、刘晶文

图片:王军梅

审核:韦绍知、漆明镜

编辑:刘金喜

50f26ff1c205414980ae5d3f96b1da07.jpg

【打印正文】